【良民】橘猫

橘猫

巨——OOC

剧情有改动

 

李飞被诬陷、受伤,又逃跑的事儿李维民没敢告诉赵嘉良。等抓到李飞,看见他全须全尾地坐在审讯室里的时候,李维民才踏实下来,撑起举重若轻的语气去给赵嘉良汇报。

赵嘉良正吹着海风喝着洋酒,接到李维民的电话,懒懒散散地接起来。他听着电话那头李维民的隐瞒和愧疚,却生不起气来,倒很是庆幸。也不知到底是在庆幸什么。

那头的李维民还在小心翼翼地道歉,不知道这边赵嘉良已经释然笑开。

“维民啊,李飞那小子福大命大,这不是没事儿么。”

李维民一愣。满心的内疚突然被捏住了出口,他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赵嘉良听那边许久没说话,浅浅笑了笑,“维民啊,别给自己那么大压力,还有我呢。”

李维民终于笑起来,“就你,你算哪根儿葱啊。”

赵嘉良听着手机里传出的爽朗笑声和一如既往的嫌弃语调,又想起早些年两人在邮轮上的初见。

 

那得是二十多年前了,两人都是初出茅庐的大小伙子,李维民在邮轮上执行任务,碰见了当时还是海员的李建中。那时候赵嘉良还叫做李建中。两人闲谈间觉得颇为投缘,便留了联系方式,约定日后书信往来。

后来李维民把李建中介绍给了他的得力干将钟素娟,做了两人的大媒人,在俩人婚宴上被灌得烂醉。

再然后,钟素娟牺牲了,留下个几个月大的李飞,和狼狈如丧家之犬的李建中。

李维民不忍,邀请赵嘉良带着李飞去他家暂住,并发誓一定给钟素娟报仇。李建中婉拒了他的好意,只将襁褓中的李飞托付给他,求他帮自己杜撰了新身份,只身一人去了香港。

此后,他就是赵嘉良。

说起来,这些年两人见面的次数寥寥,却早已在一封封书信和一通通电话中变得亲密无间。

 

挂断电话,赵嘉良放下酒杯站起身来,准备回住处。迈步一走觉得脚下一沉,低头一看,竟是被一只猫叼住了裤脚。

赵嘉良觉得颇为新奇,蹲下身拎着它的脖子把它从裤脚上摘下来,是只小橘猫。

都说“十只橘猫九只胖,还有一个压倒炕”,这只倒是格外瘦小,不知道是不是长期流浪的缘故。赵嘉良伸手指头过去逗它,差点被它挠了。

“啧,还挺凶。”

赵嘉良招呼钟伟过来,“带走吧,怪可怜的。小心别被它挠了。”

钟伟也不知道为什么赵嘉良突然收养了只猫。

 

这只猫就在赵嘉良的豪华公寓里安营扎寨了,赵嘉良也不拘着它,由着它成天楼上楼下撒欢儿似的闹腾。

钟伟问赵嘉良,这猫叫什么名字。赵嘉良一愣,这他倒是没想过,一直橘猫橘猫地叫。反正猫也不关心自己到底叫什么——叫什么它都不理会。

橘猫关心的只有自己的口粮。赵嘉良本以为流浪猫应该好养,它流浪了那么久,给口吃的不就得感恩戴德。谁成想这橘猫嘴巴叼得很,食盒里的猫粮,愣是一口也不吃,那一脸嫌弃的表情,倒是跟某个人十分神似,给赵嘉良气得够呛。

“怪不得你这么瘦!”赵嘉良气呼呼地撸了一把猫,又差点被猫挠了,“啧,这破脾气也不知道像谁。”

赵嘉良无奈,自己捡回来的猫,自己宠着呗。于是橘猫肉眼可见地胖了起来。

 

见到李维民那天,赵嘉良找了个馆子请他吃饭。李维民爱吃海鲜,这一点他们刚认识的时候赵嘉良就知道。

赵嘉良没怎么吃,揣着手看着李维民猫儿一样吃得优雅又认真,赵嘉良渐渐勾起了嘴角。他有点想自己家那只猫了,不知道早上给它留的肉它吃了没有。

“你傻笑什么?”李维民擦嘴的间隙抬头看了眼赵嘉良。

“笑你吃相儿跟猫一样。”赵嘉良递了杯柠檬水给他,“解解辣。”

李维民半点没有不好意思,接过水灌了半杯下去,“看猫表演可得给钱,这顿饭你请。”

赵嘉良笑着点头。

谈笑风生的晚餐以互相敬礼结束。赵嘉良要去东山做卧底。

两个人都知道做卧底的危险性,尤其是去塔寨做卧底,但谁也没点破。相互一个敬礼,已经说明了一切。

 

李维民再见到赵嘉良,是在东山市公安局的解剖室。

赵嘉良孤零零地躺在冷冰冰的床上,睫毛上凝了霜。李维民伸手摸他,冰凉的脸颊激得他一抖,手又缩了回来。

最终,他站在床头郑重地向他敬了个礼,像分别前那次一样。

 

李飞在行动中受了轻伤,草草包扎了就跑来公安局。

李维民一出会议室,刚好碰见脚步匆匆的李飞。

“飞飞……”李维民站在他面前,上下打量他一遍,确认他没什么大事,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李飞冷冷的睨了他一眼,一言不发地绕开他直奔解剖室。

 

在此之后,李维民再也没见过李飞。听说李飞打报告调去了新疆,他连李飞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再然后,就是李维民在省厅表彰大会上突然晕倒,吓坏了省厅的一众领导。他身体倒是没什么大毛病,只是长期的疲劳和紧张压垮了他,他在医院整整昏迷了两天才醒过来。

李维民不愿意住院,忍着脾气躺了两天就闹着要走。艾超拗不过他,帮他办了出院送他回家。

一开门,李维民被吓了一跳,家里有人。艾超拍拍他肩膀,“是钟伟,赵嘉良的秘书,要不然您当您这两天吃的饭都是谁做的。”

李维民脚步一顿,又仿若无事地进门跟钟伟打招呼。

钟伟也不见外,主动帮李维民归置东西。

钟伟临走的时候,从包里抽出来一份文件,“这是良叔让我交给您的,是公司的股权转让协议,您只要签字就好。”

李维民伸出去要接的手一抖,就这样停在半空中。

钟伟接着说,“良叔没有亲人了,您就是他最亲的人。良叔在香港还有房产,之后我也会帮您过户。他没太多私人物品,我收拾了个行李箱放在您书房了。您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尽管说,您不需要我了,我自己会离开。”钟伟没关心李维民的情绪,他把协议放在茶几上,转身就走。

走到门口,他又想起什么似的突然转过身,“哦对,还有一只猫,我也给您带过来了,是良叔以前收养的,他很喜欢。但是它有点怕生,不知道躲到哪儿去了,您自己找吧。”

 

晚上,李维民终于被胃里的阵阵刺痛提醒,想起来吃今天的第一顿饭。他兴致缺缺地吃了没两口,就盖上了外卖盒子扔去厨房。

李维民弯腰的动作被一声细长的猫叫打断,他迅速抬头冲着发声的方向看去,一只硕大的脑袋从橱柜空隙里探出来,两只圆眼睛骨碌碌地在他和外卖盒子之间来回逡巡。

李维民蹲下身,重新打开盒子诱它出来。

嚯,好大一只橘猫,李维民暗叹,也不知道赵嘉良整日喂它吃什么。

饿极了的橘猫也不再挑食,就着李维民吃剩的外卖盒子,纡尊降贵地吃起来,在李维民手下发出舒服的呼噜声。

李维民叹了口气,轻声对猫说:“谢谢你啊。”

谢谢你陪了赵嘉良那么久,谢谢你来陪我。


评论 ( 25 )
热度 ( 72 )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屁话在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