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李】赌 08

08 清醒

有了一而再,便有再而三,沙瑞金几乎每天都要到市委探望李达康,约晚饭、约散步,甚至约他打篮球。

“沙瑞金你很闲吗?”李达康眼睁睁看着沙瑞金推门进了自己的办公室,熟门熟路地沏上茶坐到自己对面。

“没有啊,我今天加班了,要不然能更早一些。”沙瑞金给李达康的茶杯加满水,笑道,“饿了吗?”

“没有。”李达康没好气儿。

“那再等你一会儿,”沙瑞金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现在是六点,我们六点半去吃饭,散会儿步我们就去打篮球。”

“不去。”

“不去吃饭还是不去打篮球?”

“都不去!”李达康把钢笔拍在桌上,感觉火儿腾腾地往上窜。

“那可不行,不按时吃饭你会胃疼。”沙瑞金还记得前两天他来晚了一次,一进门就看见李达康在吃止疼片。

“疼死活该,关你屁事?!”

“达康同志,你这个态度可就不对了。你的身体不只是你的,还是京州一千五百万老百姓的。”还应该是我的。这半句沙瑞金没敢说出口。

沙瑞金语气耐心温柔,“别拿自己身体跟我置气,好吗?”

李达康彻底安静下来。这感觉太熟悉,可是也太诡异了。

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也免不了会吵架,一旦李达康吵不过,就气得不肯吃饭,沙瑞金便用这样的语气说这样的话,安抚炸了毛的李达康。李达康心里清楚,这是沙瑞金在给他找台阶下,理智尚存的情况下他就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继续跟沙瑞金协商。

沙瑞金显然明白李达康想起了什么,他笑了笑,“别瞎琢磨了,想吃什么?我现在就定位子。”

 

李达康最终还是跟沙瑞金一起去吃了晚饭,但他坚定地拒绝了沙瑞金一起打篮球的邀请。

“我打篮球什么样你还不清楚?”

“可我也不会别的了。”沙瑞金也很苦恼,几天下来,他已经没有了新花样。

“要不然打网球吧?”李达康望着这片曾经是网球场的篮球场,灵机一动。

“行啊,可是我不会,你得教我。”沙瑞金知道李达康在给赵立春做秘书的时候,曾经跟赵立春学过打网球。年轻的李达康被赵立春那个老王八蛋手把手教打网球,那个场景他只是想一想已经嫉妒得发狂。但现在不是争风吃醋的时候,沙瑞金压下心中的不满。

“行啊。”李达康顺嘴答应下来,下一秒才反应过来自己进了个什么样的圈套。

李达康恨恨地瞥了沙瑞金一眼,沙瑞金正露出得逞的笑。

 

沙瑞金每天造访市委的事情想瞒都瞒不住,一开始只是两人偶尔被市委的工作人员撞见,后来消息就传到了省委,再后来几乎省委市委的大小官员都有所耳闻。

田国富愁眉苦脸地忍了几天,实在是坐不住,跑来找沙瑞金“谈心”。

田国富跟沙瑞金是老搭档了,他毫不避讳,开门见山,“老沙,你跟李达康到底怎么回事?”

没想到他这么直白,沙瑞金一愣,随即笑道,“我在追他啊,你没看出来?”

就是因为看出来了我才来找你的啊,田国富在心里吐槽。

“你们俩这身份,合适么?”

“没什么不合适的。”沙瑞金笑了笑,指指对面的沙发,示意田国富坐下聊,“我们俩青梅竹马,你应该见过我抽屉里那沓信,那都是以前他写给我的。”

田国富恍然大悟,沙瑞金说的信他是见过的,就在沙瑞金办公桌的抽屉里,他撞见过几次沙瑞金拿着泛黄的信纸出神。

只听沙瑞金继续道,“但年轻时候我不懂事,抛弃了他。我以为这辈子都难再见了,没想到这把岁数了又能遇见。”沙瑞金轻笑,“你说这不就是缘分吗?老天愿意给我这个弥补的机会,我必须好好抓住。”

“但这事儿要是传开了,你以后……这相当于自杀啊!”田国富觉得沙瑞金太可惜,中央把他调任汉东,只要他在这里反腐有功,下一任就能调到中央部委,前途一片大好。可若是出了这样的事,别说升迁,能不能保住汉东省委书记的位置都是未知。毕竟现在社会对同性恋的容忍度仍然很低,尤其在官场,只要有这种传闻,不管是不是真的,都不会再有往上升的机会,不是没有过这样的先例。(我瞎猜的,对不起。)

沙瑞金垂眸看着手里的签字笔,轻轻摇头,“没关系的,老田。我最近想清楚了,我不想再往上走了。在汉东主政一方,造福一方百姓,脚踏实地的,挺好。再往上,不是我想要的。”

“那李达康的政治生命呢?你为他考虑过吗?”田国富仍然想挽回沙瑞金。

沙瑞金抬头望向田国富,目光锐利,“李达康在京州出了这些事,他还有可能往上升吗?你不是不知道中央的态度。”

田国富哑口无言。沙瑞金说的是对的,李达康主政京州期间出了大风厂一一六事件,造成消极的国际舆论,中央对李达康十分不满,甚至想将李达康调离,要不是沙瑞金一力抗下中央的问责,李达康这会儿可能已经被免职。

田国富长叹一声,“也罢!咱俩这么多年交情,你能过好下半辈儿我也算放心了。”

沙瑞金拍拍田国富的肩膀,“谢谢你,老田。”


评论 ( 2 )
热度 ( 54 )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屁话在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