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李】小段子 算是《赌》的番外?

贼短,芝麻粒儿大小的糖粒儿

——————————

沙瑞金去北京出差一个星期,刚好周六回来。在家独守空房的李达康推掉了周六所有的安排,去机场接沙瑞金回家。

两人事先并未说好,沙瑞金以为省委会派人来,下了飞机慢悠悠地往外走。直到看见李达康站在栏杆外朝自己挥手,沙瑞金才又惊又喜地大跨步奔着李达康而来。他连从通道绕出去都等不及,隔着栏杆就要跟李达康拥抱。李达康扭捏着,还是接受了他的热情。

 

两人并肩走在一起,李达康去拿沙瑞金的行李,被他躲开,手却被拉住,“怎么想起来接我了?想我啦?”

沙瑞金毫无悬念地收获了一枚来自李大省长的白眼,“出差这么长时间,我怕你忘了家门儿朝哪儿开。”

沙瑞金满意地勾起嘴角——越不承认越是事实。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

“还顺利吗?”

“还行,”沙瑞金点点头,又不满地拽拽李达康的手,“怎么又谈工作?不想问问我给你带什么礼物了?”

“那你给我带什么了?”

“不告诉你。”沙瑞金笑得像只扑棱着尾巴的大狐狸。

 

回到家,沙瑞金坐在地上收拾行李,一样一样地摆给李达康看。

“这是李叔叔给你带的豌豆黄和羊羹,老爷子知道你就爱这口儿。”

“这是家里阿姨给你现炸的酱,说怕你想吃炸酱面吃不着。”

“这是瞻瞻前段时间出国给你买的领带。”

“还有这个,”沙瑞金最后掏出来一个不大的铁盒子,“这是我给你带的礼物。”

他把铁盒子递给李达康,“自己打开。”

盒子“嘭”地一下打开,细碎的花瓣洒了一地,浓香溢得满屋都是——沙瑞金给李达康带了满满一盒子槐花。

“你家门口儿的。”沙瑞金记得李达康小时候最爱在门口老槐树下撑一张躺椅,听着收音机吃着小零嘴儿,风一吹槐花纷纷扬扬地落他一身,他整个人都被笼在槐花的浓香里。

这次沙瑞金回北京,顺便替李达康看望他父亲和在北京读书的儿子,一进胡同口就闻见那股熟悉的香味儿,当即决定给李达康带上这个特别的礼物。

李达康忍了半天的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低着头咬着嘴唇不说话。

沙瑞金挪到他身边,摁着他肩膀把他抱进自己怀里,轻轻捋着他的脊背。

“出来这么多年,想北京了吧?”

————————

嘤嘤嘤俺也想北京了,啥时候是个头儿哇!

评论 ( 8 )
热度 ( 52 )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屁话在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