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李】是你是我

有感而发,不过写得有点迟。如有冒犯,请告诉我,谢谢大家~

————————————————————

李达康接到省委医疗室的电话,让他过去一趟。他拿着话筒略一沉吟,心里盘算着下午开会的发言稿还没准备好。

“李省长,您最好马上过来。”电话里年轻医生的口气相当不客气。

李达康叹了口气,答应下来。估计是体检结果出了什么问题,这些年自己把身体糟蹋成什么样,李达康心里有数。

 

李达康推开医疗室的门,埋首在资料堆里的医生抬头张望一下,站起身来迎他。

“坐,李省长。”

这位医生倒是很和善。李达康见惯了恨铁不成钢对他凶巴巴的医生,甫一和蔼下来,他倒有些不适应。

医生抽出一份体检报告递给李达康,沉默着等他看完。

李达康草草翻了翻,结果比他预想中的要好一些,年初体检时发现的胃溃疡没有增大,只是贫血和心律不齐有些严重。他翻到最后一页,这一页是心理测试的结果,结果显示他有中度抑郁和轻微的焦虑。李达康皱了皱眉,但没放在心上。

他抬起头望向对面的医生,目光中似有不满。明明没什么大事,怎么非得叫他马上过来拿结果?真耽误工夫,他这样想着。

 

医生安慰性地笑了笑,“您看完了?”

李达康点点头,“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倒是不大,”医生递给他一杯水,“您看到您的心理测试结果了吗?”

李达康皱了皱眉。在他的潜意识里,心理疾病过于遥远和隐晦。他只是偶尔有一些忧郁的念头而已,谁还没有不开心的时候了,怎么就被诊断成抑郁症了呢?这个结论一定不靠谱。

医生看着他的表情变化,心下了然,“我们肯定是没有误诊的——当时做的测试是很严格的,您应该有印象。”

李达康当然记得,体检那天他们省委的每个人都接受了相当专业的心理测试。

“不过您的情况不是很严重,”医生继续道,“只要坚持吃药就可以。”

“这用得着吃什么药!调节心情,多放松放松不就好了。”李达康不以为然。

“不是这样的,李省长。您得明白,抑郁症不是您情绪不好造成的,它是一种病,是您生理上的疾病,您得正视这个病。如果不及时治疗,可能会发展得越来越严重,甚至可能危及您的生命。”

李达康仍然有些不耐烦,但听医生这样说,心里也有些打鼓。

“您要吃的药我已经给您开好了,等下您记得带走。不过有一个事情,我想您要有心理准备,”医生顿了顿,继续道,“您可能要暂停一段时间的工作。”

李达康瞪起眼睛就要发火,只是个小小的抑郁症,怎么还影响工作了?

“您别着急。您看,这是之前下发的文件,”医生指给李达康看,“‘对于患有抑郁症且程度在中度及以上的干部,建议停职治疗。’所以我们会把您的精神状况汇报上去,并建议您停止工作。我们这次做的抑郁症筛查也是这个目的。”

李达康看着面前的红头文件,一个字都说不出。

 

这一天李达康拒绝了沙瑞金一起吃饭的邀约,独自从省委回了省政府。

 

他下午仍然开了会,可是他在会上说了些什么,此时却已经有些记不清了。李达康产生了一些自我怀疑,难道我真的得了抑郁症?

时间的流淌从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李达康看看窗外,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沙瑞金也已经给他打过好几个电话——只是他一个都没有接。

 

李达康打发走了司机,一个人回到省委二号楼——他自己的家。

他坐在二楼阳台上看着窗外的夜色变得浓重,又看着华灯一盏一盏被点亮,外面很快又是一派繁荣景象了。这是他亲手打造的城市啊,如今却要因为这样滑稽的原因失去它吗?

 

李达康听见楼下开门的声音,但他没有动。脚步声逐渐蔓延到二楼,到了书房,到了卧室,最后在阳台门口停了下来。

“达康?”沙瑞金推门进来,坐到李达康身边,含笑道,“怎么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了?”

李达康没有说话,沙瑞金的欲盖弥彰他看得清清楚楚。

“你都知道了?”沙瑞金拉过他的手,轻轻叹了口气,“别着急,有病我们就治病,治好了再回来工作。”

李达康“蹭”地站起来,甩开沙瑞金的手,“你才有病!我怎么有病了?我抑郁症?我焦虑症?”他深吸一口气,缓过一阵低血糖造成的头晕,“就算我有病,我耽误工作了吗?我这些年医院进了不少次,我有一次耽误工作吗?怎么就非得强制我停职?!”

“达康,”沙瑞金语重心长地叫道。

李达康转身就走,他最烦沙瑞金动不动一副说教的口气,给人当爹没当够啊?

李达康甩上卧室的门,一头扎在松软却有些尘土气息的床上,胸口起伏不定。

 

不知道什么时候,李达康一个激灵被冻醒,却发现自己仍然躺在阳台的躺椅上,周围的装饰却是省委一号楼的模样了。

李达康对着那份睡前没批完的,关于抑郁症筛查的文件,陷入了沉思。

 

至于沙瑞金,当然是在出差啊,要不然他能放任李达康睡在阳台上吹冷风?


评论 ( 8 )
热度 ( 60 )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屁话在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