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高】初遇

开饭了!!

私设接《夜雨记事》那篇,高笑天年轻时候(大概35岁)出任务,因为自己的失误伤到右膝,很严重,并因此调离一线,“因祸得福”调进公安部刑侦局。时间点是高笑天养好伤,刚被调调过来。

 ————————————————

正是饭点儿,食堂里人挤挤攘攘的,尹志航端着自己的饭四下张望,想找个清净点的位置。这么点大的食堂,要供整个部委的人吃饭,别说清净位置,能找到个座儿就不错了,怪不得好多孩子宁愿吃外卖也不吃食堂,尹志航边走边想。

“哎,说什么呢这么热闹?”尹志航找到一个空位,正巧这桌都是熟人。

“哟,尹主任,快坐。”伍盛楠挪挪盘子,给尹志航让出旁边的空位。

“尹主任没听说?”萧红一脸的八卦,“我们局新调来一个处长,好像从广东那边来的,出任务伤着腿了才调到二线的。人长得挺帅,身材也好,就是不大爱理人。”

“还真没听说,长什么样儿啊。”尹志航随口附和。

“个儿挺高,跟猛子差不多,戴一眼镜儿,头发自来卷,挺好认的。”伍盛楠向他描述这位新来的处长。

“穿得板板正正的,看着挺严肃。”古思淼跟着吐槽。

尹志航靠这几句描述在脑子里勾画出一个形象来。

“有意思,改天碰见我瞧瞧。”

这几句午饭间的闲谈,尹志航并没有往心里去,部里人来人往是常事,他在这儿工作这么多年也认不全各司局这些人。

 

这天尹志航递完材料从楼上下来,忽然听到下一层有人低声说话,尹志航随即停下脚步。他平时爱锻炼,三两层楼的高度一般就不去挤电梯,走楼梯反而比电梯还快。偶尔也会遇到有人在楼梯间打电话聊天,他听到声响就会主动避开,也免得双方尴尬。这次他完全没注意到,直到走近了,才听到有人低低地“嗯”了一声。

尹志航下意识地往楼下看了一眼,那人斜倚在栏杆上,被楼梯挡住了上半身,只能看到一段窄腰和穿了西装裤的一双腿。

尹志航有些尴尬,思量着是上楼改乘电梯还是装作没看见直接下楼。

犹豫间,那人的声音传来,“嗯,我知道,下班就去医院,放心吧。”听起来情绪不高。

尹志航觉得这种时候还是避开比较好。

转身上楼时又听见那人笑骂,“小兔崽子,什么时候轮到你教训你哥了?”

尹志航不知怎么的也跟着扯了扯嘴角,还真是个有意思的人。

 

“下班儿了尹主任?”

尹志航笑眯眯地对同事点点头,拎着伞慢悠悠地往楼下走。临下班了又下起雨来,今天保不齐要堵车,尹志航边走边想。

尹志航开着车从院子里出来,无意中扫到门口树底下站着个人,像是在拦出租车,打着伞,看不清面目,看身形不像是熟人。他只感叹了一句“下雨不好打车”,便收回了视线,既然不是熟人,也就没必要主动载他一程。

余光中注意到树下那个人一手扶着树,一手撑着伞,变换了一下站姿重心。凭着年轻时候当过兵的经验,尹志航一眼就判断出这人右腿受过伤。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车停到路边,撑起伞朝那人走过去。

“嗨哥们儿,去哪儿啊?送你一段?”

树下的人显然有些意外,戒备地看着他。

尹志航这会儿才看清,这个人挺瘦,戴着副眼镜,自来卷的头发被雨淋湿了,软趴趴地伏在头上。他想起前两天吃饭的时候听说的刑侦局新来的处长,八成就是他了,看这样儿他腿上的伤不轻。

“一个单位的,”尹志航指了指身后的大楼,主动向他伸出手,“国合局尹志航。”

树下的人十分客气地笑笑,“你好,刑侦局高笑天。”

“听说过你,来吧,先上车。”尹志航引他向自己的车走去。

尹志航收伞上车,顺手打开暖风,刚刚握手的时候那人的手冰凉。

他看着高笑天有些艰难的坐到副驾,有心帮他一把,又觉得没那么熟,帮了他反而尴尬,便坐着没动,耐心等着。

 

“到哪儿?”

高笑天迟疑了一下,“第一医院吧,谢谢你。”高笑天冲他笑了笑。

尹志航摆摆手,“没什么,下雨天不好打车,等半小时也不见得打得到。”

高笑天点点头,附和了一声,便没了话说。

尹志航转头看了他一眼,视线移到他的腿上。

“你这是……负伤了?”

高笑天下意识地将手覆在右膝上,苦笑,“去年出任务磕了一下。”

他说得云淡风轻,但尹志航明白,他因此被调离一线,这伤肯定不像他说的只是“磕了一下”。不过他不愿意多说,尹志航也不便多问。

尹志航点点头,“一线是危险一些。”

 

医院里单位不远,开车十来分钟就到了,尹志航在门口停了车。

“谢谢你啊。”高笑天向他道谢。

“别客气。”尹志航摇摇头,“等你一会儿吗?待会儿你回家也不好打车。”

“不用不用,太麻烦你了,等会儿雨小了就好了。”

高笑天慢慢地挪下车,看起来右腿完全不敢用力。

尹志航看着他下车、撑伞,一瘸一拐地慢慢走进医院大门,心里生出点同情的感觉。想当年自己当兵的时候,他的一个小兄弟也因为腿部负伤,不得不提前退伍。当时全班人送他走的时候也是这样一个雨天,他们看着那个年岁不大的小兄弟一瘸一拐地走出营地,都掉了眼泪。

尹志航找了个地方停车,撑起伞追了过去。


尹志航紧走两步赶上高笑天,伸手扶住他右边胳膊。高笑天一惊,下意识地就要甩开,扭头见是他,才收住动作。

尹志航这会儿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冒昧了,刚才决定下车帮他一把也是一时冲动。

“那个……我看你不太方便,等会儿进去挂号拿药什么的上楼下楼挺麻烦的。”尹志航觉得越解释越不自然。

高笑天倒是笑起来,没了在车上时候的拘谨,十分诚恳地向他道谢,“谢谢你。”

 

“你这得及时复查啊小伙子,你看看上次的医嘱,让你一个月复查一次,你这都过了半个月了才来。”高笑天这个不听话的病人免不了被医生一顿唠叨,“药早就吃完了吧?吃完了也不说来拿,多大点儿岁数就讳疾忌医。”

高笑天被说得脸上有点挂不住,但医生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病人自己不来看,你这当哥哥的也不管着他点儿,非得疼了才来,这什么时候能好利索啊?”

高笑天想解释,尹志航拍拍他胳膊,他便没再张嘴。

“行了,去拿药吧。”这句话仿佛特赦令,高笑天松了口气。

“麻烦再给我开点止疼药吧。”

医生抬头看了他一眼,面前的小伙子似乎比上次来的时候瘦了不少,脸色也不好看。医生叹了口气,龙飞凤舞地加了一瓶止疼药。

“开了止疼药也别老吃,疼的时候热敷一下,出门在外的不容易,照顾好身体啊小伙子。”

跟医生道了谢,两人逃出了诊室,互相看看,都笑了起来,突然有种共过患难的感觉。果然不管多大年纪,不听话的病人还是怕见医生。

 

尹志航扶着高笑天找地方坐下,“你先在这儿坐会儿,我拿药去。”

高笑天点点头,目送尹志航的背影消失在楼梯拐角。他舒了口气,闭上眼睛靠上椅背。高笑天一边按着右膝痛处一边琢磨着,来医院一趟比上一天班还累,幸亏遇到尹志航,要是自己一个人还不知道是怎么一番折腾。

尹志航,高笑天在心里默念这个名字。好像刚来的时候在大厅公开栏见过这个名字,国际合作局的主任,没想到这个人还挺热心。

胡思乱想间,高笑天的手机响起来,睁眼一看,又是李维民这个家伙。

高笑天笑着接起电话,“喂?你小子下班了?”

电话那头的李维民好像在海边,电话里有呼呼的风声。他没接高笑天的茬,直接问道,“去医院了吗?”

“在医院呢,刚看完。你还真查岗啊?”高笑天打趣他。

“北京下雨了,你方不方便?我让老江过去接你?”

高笑天低下头,神情柔和,唯独不肯好好说话,“得了吧你,你们家江部长日理万机,我可不敢劳动他老人家。”

“他再日理万机,他大舅哥的忙该帮也得帮啊。”李维民听着高笑天这边没什么麻烦,也收起了正经,跟高笑天开起玩笑来。

“去你的,他比我岁数还大呢,谁是他大舅哥。”

兄弟俩正贫着,尹志航回来了。他见高笑天在打电话,便没说话,找地方坐下等他。

高笑天也没再跟李维民逗闷子,看样子李维民正在出任务,“行了,我同事回来了,你忙你的去吧。”

李维民听到高笑天这边有同事帮忙,才算放下心来,很快挂断电话。

 

高笑天来北京有段时间了,前段时间除了跟江海峰见了一面,就一直自己呆在部委分配的宿舍里,像是没心思另找房子。最近开始上班了,也是朝九晚五,按时按点,平静得不像他。

高笑天刚受伤的时候消沉了一阵。他很清楚,因为这次受伤,他已经无法再在一线工作了,心里难免有些过不去。那段时间李维民正好有空,基本上除了上班就是陪着他。后来他出院了,就住在李维民家,随着腿伤的恢复,人也渐渐活泛起来,李维民和李达康才放下心来。

李维民跟高笑天商量,省厅这边没有合适的职位,问他愿不愿意调去公安部,如果愿意的话江海峰能帮忙。高笑天同意了。李维民虽然有些担心,但看着他精神状态还不错,去了北京江海峰也能照应,就送他走了。没想到他来了北京,似乎又消沉下去,李维民很是后悔放他离开。

李维民和李达康都很担心他,担心他腿伤复发没人照顾,更担心他的精神状态。但兄弟俩分身乏术,谁也没法过来看看他,只能时不时打个电话问问情况,心里很是着急。

李维民一直觉得人是社会性动物,人对人有本能的需求。如果高笑天一直这样闷着,对他的身体和心理都不好。他听着高笑天的状态比下午打电话的时候好多了,身边也有同事帮忙,才稍微安心了一点。

 

“我弟弟,比我哥还能唠叨,今天要不是怕他查岗,我才不会来医院。”高笑天指指手机,笑道。

“幸亏有你弟弟催你。”尹志航也笑起来,“取好药了,走吧。”

送高笑天回家的路上不再像来医院的时候那么沉闷,尹志航是个挺会聊天的人,高笑天不再拘谨,说话也很风趣。

“哎,你说你听说过我,他们都说我什么?”高笑天突然好奇刑侦局的人都怎么看他,一脸八卦地看着尹志航,仿佛他说的主人公不是自己一样。

尹志航转头看他,有些诧异这人问得这么直接,随即笑起来,“说你长得挺帅,就是不爱理人。”

高笑天笑道,“我这刚来,不得立立威啊?”打趣完,他轻叹道,“最近心情不太好。”像是在为自己解释。

“哎,去喝杯酒吧?我请你,算是谢谢你今天帮忙。”提到喝酒,他又来了精神。

尹志航扫了他的腿一眼,“天气不好,还是回去吧,早点休息。”

高笑天明白他在说自己的腿伤,也明白他说的是对的,但因为这个伤不能干这不能干那,实在是令他有些气闷。

他没再说话了。

尹志航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他不爱听的话,也没再说什么。

 

尹志航送高笑天到楼下,“明天见。”

“谢谢你,明天见。”高笑天情绪不高,但仍然十分诚恳地道谢。

尹志航望着他提着一袋药慢吞吞地上楼,笑了笑,低声又说了一遍,“明天见。”


评论 ( 8 )
热度 ( 66 )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屁话在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