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高】在第一次合作之前

救命啊,我为什么这么爱写流水账。

算了不管了,无聊产物,随便看看。

私设35岁的高小甜因为膝盖受伤调任公安部刑侦局某处处长,遇见当时的国合局副主任尹志航。

———————————————— 

“小高啊,坐,喝茶。”新上司笑得十分客套,引着高笑天坐到他对面的沙发上,“叫你来是有个事儿想跟你商量,不过我们得先等个人。”

领导说的“有事儿商量”一般没有反驳的余地。高笑天便没接这个茬,只客套了几句家常。

门被敲响,随即进来一个人,是尹志航。

“宋部长,您找我?”看见高笑天,他微微点了点头,进门落座。

“现在呢,有个国外追逃的任务,我想着小高你能不能辛苦一趟?我知道你的伤还没好利索,可部里实在人手不够。”宋部长有些歉意,看起来不似作伪。

高笑天笑得爽朗,“就这事儿?您早说啊,我去。”

尹志航转头看向他,似乎有些忧虑。

宋部长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这个有深厚背景的年轻人答应得这么爽快,“年轻人就是有冲劲儿。”像是松了一口气,“不过你对这块儿应该也不太熟悉,这样,让志航跟你搭档,他经验很丰富,到时候能帮你。”

高笑天也看向尹志航,并没有客套地握手,反而笑得轻松,“好哇,辛苦尹主任了。”

“看来你们已经认识了?那更好了,祝你们合作愉快。笑天也注意身体。”宋部长拍了拍高笑天的肩膀,显得亲昵了很多。

 

从部长办公室出来,尹志航拉着高笑天往楼梯间走。

“你干嘛啊?”

“你那伤昨天还疼得走不了路,能出任务吗?”尹志航有点急。

高笑天肉眼可见地黑了脸,他最烦提起这个伤,“你管得着吗?”

尹志航被噎了一下,这人怎么不识好人心。

人家也是好心,高笑天觉得自己的反应有些过分了,他抿抿嘴,没正形地笑起来,“这不有你呢么?”

尹志航心说这人是学过变脸么。

“行啦,放心,拖不了你们后腿。”高笑天拍拍他的背,乐呵呵地回了自己办公室。

又能出任务了,高笑天整个人都精神起来。

 

高笑天的兄弟们也精神起来了。(我又在给哥俩儿加戏)

高笑天接了追逃任务的事只用了一个上午就传到了李达康和李维民的耳朵里,兄弟俩接连给他打来电话。

“高笑天你怎么回事?”李达康一听说这事儿就炸了毛,捡了个中午吃饭的工夫给高笑天打电话。

“什么怎么回事?”高笑天知道这事儿瞒不过他哥,开始装傻。

“你怎么又要出任务?你的伤好了?维民怎么说你昨天还在医院?”李达康脾气上来,说话跟连珠炮似的。

“哎呀我早就没事了,我这都开始上班了,出任务不是常有的事么?”

“你放屁,你给我跑一个我看看?”

“你等着,我找人给我录视频。”高笑天嬉皮笑脸地耍赖。

“回来!这么大人了还没个正形儿。”李达康被气笑,“甜甜啊,消停会儿,让我省省心行不行?”

“别叫我甜甜!”高笑天也炸了毛。

话筒里传来李达康憋笑的声音。斗嘴他永远斗不过高笑天,但他有杀手锏。

“哎哥,你知道这次的任务对象是谁吗?”

“我怎么会知道?不该说的别跟我说啊。”李达康惦记着保密条例。

“是李为民。”

李达康沉默了。他起身走到窗前,从他的办公室里正好可以望见林城的春意盎然的工业园,当年就是因为这个李为民,这座工业园差点毁于一旦。

“哥,当年你正难的时候我帮不上你,现在让我帮你一回吧。”高笑天难得收起不正经,语气深情又恳切。

李达康叹了口气,打这通电话之前他就知道他劝不动高笑天,他们三兄弟一样的固执不听劝。他只是为了骂他两句,给他提个醒——家里还有人惦记着他,做事不要不管不顾。

“你注意安全,小心点儿你那腿!”

“知道了知道了!吃饭呢,没事儿挂了啊!”

兔崽子,就你敢挂我电话。李达康笑骂。(他忘了还有一个混世魔王李维民。)

 

高笑天没吃两口,电话又来了,又是李维民这个家伙。

“哥?刚给你打电话怎么忙线?”

“刚跟大哥打电话来着。”高笑天嘴里还吃着东西,咕咕哝哝的。

李维民突然有点心虚,高笑天要出任务这件事就是他从江海峰那里得知,又传给李达康的。李维民打了个哈哈,要劝他的话也难说出口了。

高笑天没问他李达康怎么知道的,传话这种事,李维民这小子最爱干了。

“什么事儿?我这正吃饭呢。”

李维民反而被将了一军,“哎你这就不地道了,你怎么明知故问啊?”

高笑天嘿嘿地笑,“行啦,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放心,我有数。”

“你有个屁,我看你比我还没数。”李维民日常吐槽高笑天。

“有你这么说你哥的吗?”

“你说这江海峰啊,派谁不行他派你,他明知道你那伤还没好。上午他跟我说这事儿我都想抽他。”

“部里缺人嘛,我理解,要不然也不会找我。我这一点经验都没有,他们还怕我给他们搞砸了呢,这不还给我派了个助手,就是昨天送我去医院的那个同事。”

“你就是脾气太好,咱哥儿仨里数你脾气最好。搁我我就不干。”

“搁你你真能不干?”高笑天轻笑,这么多年了,谁还不知道谁,“维民啊,其实我挺高兴的,真的。从受伤以来我就再也没出过任务,我特想回到以前那种状态。”

李维民沉默了一会儿,道:“我理解。”语气沉沉的。

他转念一想,如果这次任务成功,说不定能让重新激起他的斗志,对他反而有好处。

“别的不多说了,你注意安全。”

“嗯,我知道。你也注意安全,我不在家,你别给大哥找事儿。”

“嘿,这怎么又数落开我了!”

以前高笑天和李维民都在广东,他俩亲密一些,有什么事能相互照应。这下高笑天出国追逃,搞不好一年半载的回不来,李达康在汉东分身乏术,江海峰在北京鞭长莫及,高笑天还真不放心这个混世魔王。

 

高笑天对局里同事还不熟,宋部长帮他点了兵——比高笑天小几岁,但经验丰富的伍盛楠,刚从部队转业的魏子猛,当然还有那个新搭档,国合局的天才尹志航。

组队完毕后,高笑天被宋部长留了堂,尹志航把他们带到会议室,算是相互熟悉,再初步部署一下追逃计划。

伍盛楠直接拽住尹志航,“哎哎,尹主任,您怎么也要去?”

“领导说你们高处还不熟悉业务,让我带带他。”尹志航笑眯眯地搬了把椅子放在主位,自己坐在旁边。

魏子猛看他这一通操作,若有所思,“敢情您还不是组长,让他当组长?”

伍盛楠给了他一个看傻子的眼神。

尹志航依然笑眯眯的,“高处才是负责人嘛,我只是提供协助。”

伍盛楠“切”了一声,有点不忿。

“行啦,我之前跟他接触过几回,是个挺好的人,可能最近心情不太好吧,多包容包容,昂。”

“您老好人,我可受不了。”伍盛楠还是不服气。

尹志航笑得像个得道高僧,“看着吧,他迟早让你们服气。”

 

下了班,尹志航主动找到高笑天,他还趴在电脑前面记那些材料,“下班了,出去喝一杯?”

高笑天抬头斜了他一眼,“今天天气好了?”

敢情这人还记仇呢,尹志航腹诽。

“是啊,今天天儿多好,就是某人心情可能不太爽。”尹志航冲他摇摇手里的车钥匙,“走吧,喝酒去。”

“我不喝闷酒。”高笑天不为所动。

“什么闷酒,跟我喝酒不闷。”尹志航干脆合上他的电脑,“走了走了。”

“上哪儿啊?后海?多吵啊。”高笑天倚着靠背看着尹志航挑CD。

“上什么后海,俩大男人,多没意思。”尹志航头也不抬,“上我家吧,家里有酒,随便弄俩菜。”

高笑天想了想,摆摆手,“还是上我家,近,要不待会儿我怎么回来?”

“那行,就上你家。”尹志航忘了想想待会儿他怎么回去。

“门口超市停一下,买个菜。”

“不用麻烦,家里有啥算啥。”

高笑天一阵沉默,“家里什么也没有。”

尹志航像看外星人似的看了他一眼,“你平常都不吃饭啊?”

“吃食堂啊,我又不会做,买菜干嘛。”高笑天答得理所当然,甚至怀疑尹志航来找他之前是不是已经偷偷喝过酒了。

鉴于高笑天家不光没有菜,炊具调料什么的几乎都没有,俩人只能从超市买了现成的菜带回去吃。

尹志航拎着袋子一边走一边嫌弃,“早知道还不如去我家,外边卖的哪有我做的好吃。”

高笑天瞅了瞅自己手里的袋子,“下回你做饭,我就爱吃现成的。”

“行啊,我就爱做饭。”尹志航来了精神,“我跟你说啊,这做饭……”此处省略锅碗瓢盆油盐酱醋一万字。

 

高笑天家里别的没有,酒是不缺的,来北京之前从李达康那儿顺了好几瓶。高笑天给两人满上,面对面地边喝边聊。

“说说,今儿怎么不高兴啦?”两三杯酒下肚,俩人已经热络起来,尹志航主动问起他。

“装什么傻?”高笑天撇撇嘴,“你们开小会说什么我可都知道。”

“哟,还听墙角啊?”

高笑天喝了一口酒,“还用得着听墙角?用脚指头想也知道他们说什么。”

尹志航还是乐呵呵的,“我可替你放了话了啊,我说你迟早会让他们服气。”

“对我这么有信心?”

“那是,我觉得你这人够聪明。这次是我带你,下次就是你带我了。”

高笑天靠向椅背,摆了摆手,“还下回呢,这回怎么弄我都不知道。”

“放心,有我呢。他们不听你的还不听我的么?”尹志航轻描淡写,“走一个?”

高笑天懒洋洋地举杯跟他碰了碰,“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有锅我可都给你背。”

“我背,不光背,还炒菜呢。放心吧。”

酒精像是某种催化剂,加速了两人熟悉的过程,刚认识不久的两人逐渐打开了话匣子。高笑天对尹志航早年当兵的经历很是感兴趣,尹志航便絮絮地讲起来,但他刻意避开了记忆里那个年轻的、已经失散了的小兄弟。高笑天喝得有些多,迷蒙间也算不清他到底讲了几个兄弟,只觉得他说话有趣、他的经历有趣。

尹志航则对高笑天在一线的经历感兴趣,高笑天本不想提过去的事情,但禁不住尹志航追问,借着酒劲儿就说了出来。从进公安大学、到分配工作、再到一步步提升到支队长、再到受伤退出一线,尹志航尚清醒的脑子从高笑天有些凌乱的叙述里拼凑出一个意气风发的人民警察的形象。

讲到最后,高笑天有些低落,声音渐渐低下去,眼眶也红起来。尹志航迟疑了一下,慢慢坐到他旁边,搂住他的肩膀轻轻捏了捏。高笑天醉得有些厉害了,迷迷糊糊地把头靠在他肩膀上,低声哽咽着叫“哥”。

尹志航僵了一下,叹了口气,将另一只手也搭上他的肩膀,轻拍着安抚。

 

高笑天爱喝酒,但酒量不大,再加上心情不好,很快就醉得不省人事。好在这只猫醉了就老老实实地窝着,也不哭也不闹,趴在尹志航肩膀上睡得沉。

尹志航叫了他两声,完全没有反应,认命地横抱起他,将他送到卧室去。

尹志航自己也喝了酒,没法开车回家,干脆合衣躺在高笑天家的沙发上,打算凑合这一宿。

尹志航刚躺下,就听见卧室里哗啦啦什么东西掉落的声音,他怕是高笑天醒了摔倒,又爬起来过去看他。

果然是高笑天醒了,撑着桌子弯着腰站在床边。

尹志航连忙过去扶他,“怎么了?要什么?”

“胃疼……”

“想吐?”

“嗯。”

高笑天低低地答应一声,却没什么力气自己走到卫生间去。尹志航半扶半抱地把人拖进卫生间。

高笑天撑着洗手台难受了半天,并没有吐出什么,人却是慢慢清醒过来,有点不好意思了。

“还想吐吗?”

高笑天摇摇头,“我自己来吧。”

“拉倒吧,你再摔着。”尹志航没觉得帮忙扶一把算什么大事儿,“不吐了回去躺着。”说罢又扶着高笑天躺回去。

高笑天还是难受,沾到床就像是按下了名为“休息”的按钮,只想把自己蜷起来。碍于尹志航还在,高笑天好歹是主人,身子不愿意动弹动动嘴还是可以的,“柜子里有被子,你自己拿吧。床睡得下,你要不愿意,睡沙发也行。”管他什么合适不合适的,高笑天现在只想缩起来睡觉。

尹志航乐了,他倒是轻省,往床上一躺什么都不管了。

等尹志航自己找出被子,高笑天早就睡着了。尹志航抱着被子想了想,还是担心高笑天半夜又会难受,虽然有点别扭,决定睡他的床。

脏了自己洗,活该。


评论 ( 14 )
热度 ( 74 )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屁话在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