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李】【尹高】偷偷揣了个崽

上周和某糖的口嗨

我的文写出来,糖呢?


我流生子,揣崽就是最香滴!

康甜民兄弟设定

 ——————————————

“哎,这儿有家母婴店,给孩子买件衣服带上吧。”尹志航看见摆满儿童用品的橱窗就走不动路。

高笑天扫了一眼,琳琅满目的什么都有,不赞同地摆摆手,“不用,老江在呢,他们什么都不缺。”

“那也不能空着手去啊?”尹志航十分想进去转一圈儿。

“到门口买束花得了,哪儿那么多讲究呢,快走吧。”高笑天拉着尹志航就往前走。

到了也没买东西,因为公安医院门口根本就没有花店。

 

“哥!”

李维民是剖腹产,麻醉过去伤口疼得他龇牙咧嘴的,这会儿看见亲哥也顾不上了,直接就要坐起来,吓得江海峰一个箭步过去摁住他,“祖宗你可别乱动!”

高笑天也被他吓了一跳,三两步凑到他病床边,“小心着点!都当爸爸了怎么还这么毛躁。”

李维民也不恼,笑眯眯地伸手拉他袖子,“哥!”

高笑天一脸嫌弃地甩开他,“这会儿知道找我了?”

高笑天生气是有原因的。

 

李维民手上有个大案子,跟了几年了,去年决定收网,但偏偏李维民在这时候查出来怀了孩子。他硬是自己瞒着谁都没告诉,天天吐得饭都吃不下,瘦得跟竹竿儿似的,还骗大家说是压力太大。直到他因为低血压晕倒在视频会议上,这个孩子的存在才不得不暴露出来。但即使这样,这件事的传播范围也仅限于广东省厅和公安部相关领导,远在汉东的李达康和更远在海外的高笑天一点消息都没得到。

直到案子收网,李维民早产,这才惊动了两个哥哥。

李达康当即一个电话打到江海峰手机上,顾不得官职高低,劈头盖脸地把他骂了一顿,最后却是嘱咐他好好照顾李维民,语气里不无愧疚。高笑天在海外当黑猫警长,已经大半年没有回国,听说这事儿立马安排行程,准备带队回广州。

 

“哥!”李维民笑得一脸乖顺,小心翼翼地往高笑天身边蹭,牵动了伤口疼得他倒抽冷气。

高笑天心疼得直皱眉,连忙搂住他不让他再动。其实看到李维民苍白憔悴地倚靠在病床上的时候,高笑天的心里已经软下来了,只是别别扭扭地不肯说句软话。这会儿李维民又是讨好又是卖惨的,高笑天嘴再硬也要败下阵来。

“好了好了,别乱动,躺好。”高笑天扶着李维民靠好,又摸上他输着液的手背,将他冰凉的手小心地笼在手心,“天这么热,手还这么凉。”

“不生气了?”李维民一双狐狸眼眯起来,弯成月牙。

高笑天摸摸李维民跟自己如出一辙的卷毛,笑骂道:“要跟你生气我早气死了。”

李维民偷偷朝江海峰做了个鬼脸,神情是掩不住的得意。看吧,我就知道我哥肯定不会真生我的气。

“吃饭了吗?”

李维民摇摇头,他没敢说其实是刀口疼得他想吐。他哥不会生气不代表不会骂人啊!

 

一进门就安静地站在床尾的尹志航这时候似乎接收到了自家媳妇儿的信号,自告奋勇地去买饭,说是不知道李维民能吃什么,拉着江海峰一块走了。

高笑天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看看咱调教得尹志航多懂事,哪儿像江海峰,跟个大爷似的,整天放李维民上前线不说,怀孕期间还让他这么拼命干活,真不知道李维民看上这爷什么了。

 

“哎,大哥那关你打算怎么过?”高笑天和李维民年纪差不多大,打小儿就是他俩统一战线,天天背着李达康作妖儿。

李维民撇着嘴,“没想好呢。他就那天给江海峰打了个电话,连搭理都没搭理我,看来是生气了。”

“傻不傻你!也不想想这事儿我怎么知道的。大哥半夜给我打电话,都快急疯了,吓得我以为你出了什么意外。”高笑天轻轻叹了口气,“他哪里会真生你的气,从小到大咱俩闯的什么祸不都是大哥兜着。”

或许是身体不舒服连带着人精神也脆弱,生孩子都没掉一滴眼泪的李维民竟是红了眼眶。

高笑天笑笑,摸摸他的脸,“行了,给大哥打个电话吧,他要骂人我护着你。”

 

视频电话打过去,李达康一秒钟就接了,抿着嘴角一脸不豫。

“大哥~”李维民开始撒娇。

“什么事?”李达康语气冷硬。

“大哥你看看你外甥女吗?”李维民顿了顿,又眯着眼笑起来。

“不看。又不姓李。”

李维民被噎了一下,转头向高笑天求救。

高笑天笑眯眯地接过手机,“大哥我回来了。”

李达康这才有了点笑模样儿,“怎么回来也不说一声?还走吗?”

“走,过几天就走。我有事儿回国,正好过来看看维民。”

不提李维民还好,一提李维民,李达康的脸又臭起来。他这时候才想起来从小儿这俩人就穿一条裤子,这会儿这是商量好了才给他打电话的。

高笑天七窍玲珑,眼珠一转就知道该怎么哄李达康。他把镜头转过去拍李维民,李维民正在床头靠着,一只手打着点滴,一只手抚在刀口上,疼也不敢按,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

李达康当时就皱了眉。

“维民剖腹产,这几天是最难熬的时候,我在这儿陪陪他。”高笑天半真半假地叹了口气,“他这些年过得不容易,身体也不大好了,借着这个机会让他好好歇歇。”

“嗯,好好陪陪他,你们俩得一年多没见了吧?”李达康的语气终究是软下来。

“得快两年了,维民两年都没回北京过年了。”

“你们一个两个都不让我省心。”李达康伸手点了点高笑天,“把手机给维民,跟他打电话呢,你跟着裹什么乱?”

高笑天也不恼,笑眯眯地把手机递给李维民。

“大哥我没事儿,你别听他瞎说。”

“你闭嘴!好好休息听见没有,那堆烂摊子都丢给江海峰去。什么人呐,一天天就知道累着你,要他干嘛吃的?该干什么就让他干,别心疼他,一天天净指着你伺候他了,又给他挣荣誉又给他生孩子的,咱老李家欠他的?”李维民没想到李达康掉转枪口朝向了江海峰,他在心里给江海峰点了根白蜡烛。

高笑天给李达康竖了个大拇指。江海峰是我领导我不能骂他,但我哥可以。

“你就给我好好休息,养不到半年别想上班。年纪轻轻的身体素质还没我好,这又剖腹产,我跟你说做手术最伤元气,养一年也养不回来。看这瘦的,嘴唇都没血色儿了。我说高笑天你怎么回事儿?他动不了你就不会给他倒口水?你能不能行?干不了就赶紧滚出国干活去。”

李达康跟个机关枪似的把俩人臭骂一顿。李维民跟高笑天对视一眼,心里都有数,这是已经不生气了。

“哎李维民,你们这匆匆忙忙的,孩子的小衣服、小被子什么的都准备了没有?家里还有君君小时候用过的东西,赶明儿我让杏枝给晒晒,都给你寄过去。”

李维民有心说不用麻烦,又想着自己这儿确实什么也没准备,连纸尿裤都是临时买的。再说李达康远在汉东,分身乏术,不让他帮帮忙他心里也是不好受,便答应下来。

 

十天之后,李维民出院,迎接他的是堆满地库的小被子、小褥子、婴儿车、学步车、婴儿床、摇篮、纸尿裤、奶瓶奶粉维生素,还有能穿到三周岁的婴幼儿衣服。

李维民指着家里的一堆东西问江海峰,“这都哪儿来的?这衣服也太大了,我是生了个哪吒吗?”

江海峰摊手,“你大哥寄来的。来的时候是用皮卡拉来的。”

“……”

李维民拍拍怀里的女儿,“闺女啊,不是爸爸不给你买新的,实在是家里放不下了。”


*私设君君是康康家娃。


评论 ( 29 )
热度 ( 80 )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屁话在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