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高】病猫

糖非要吃刀子,但我可不是后妈,还是喂甜饼吧

迟来的520粮,顺祝521快乐!

————————————————

“还是头疼?”尹志航端给高笑天一杯热牛奶。

早上醒来高笑天就没什么精神,钻进尹志航怀里直说头疼。尹志航心疼猫猫又被流感击中,搂着他按了半天的头。

高笑天倦倦地靠在餐桌边儿上不愿意吃东西,牛奶喝了两口就放下了。

“再给我按按吧。”就这一会儿,嗓子已经哑了,高笑天撑着头轻轻咳嗽了两声。

尹志航没二话,扶着他靠在自己身上,一下一下地给人按着头,“再喝口粥,甜的,你尝尝。”

高笑天微微摇了摇头,像是小猫在人身上蹭了蹭,“难受。”

那就是胃也不舒服了。尹志航对高笑天感冒的症状可谓是烂熟于心,一感冒,头疼嗓子也疼,胃也跟着作乱,不及时吃药的话,不久就会烧起来,那时候人就更难受了。

 

有尹志航的按摩,高笑天的眉头渐渐舒展了些。尹志航低下身用嘴唇试了试他额头的温度,还没烧起来。

尹志航探身拿过药来递到高笑天手里,“来,把药吃了。”

许是难受得受不了了,这次高笑天格外地乖顺,一仰头就吞下了药片,然后便靠在尹志航身上直吭唧。

尹志航心里又疼又软,真恨不能以身相替,也好让他别再遭这份罪。

 

今年北京的天气实在是奇怪,都四月了气温还徘徊在十几度,一下雨就更凉,高笑天就是因为昨天穿得薄,又淋了雨才着凉的。

尹志航翻出初春穿的风衣来给高笑天裹上,又收拾了一天量的药塞进他的口袋,这才把人带出门去。

“中午可不能再不吃了,不然肯定胃疼。”

“记得吃药,吃一包就行,我给你包好了。”

“衣服别脱啊,省得脱了又不知道穿。”

“……”

尹志航开着车,嘴上也不停。实在是这人太不让人放心。早些年还能对付着不让自己病死、饿死,有了尹志航之后,越发地生活不能自理了,简直处处都要人惦记。

高笑天靠在副驾上补眠,听着尹志航的唠叨有一句没一句地答应着,也不知道有几句听进了耳朵里。

“你啊!”尹志航无奈摇头,心里盘算着今天的工作,看看能不能挤出时间来陪高笑天吃午饭。说是陪,其实就是监督,要不然这人一准儿不吃,他们刑侦局个个宠他宠得没边儿,没一个能管得了他。

其实尹志航一点也不自觉,整个公安部,最宠高笑天的就是他了,说是百依百顺都不为过。

 

到了单位,尹志航照例是要把高笑天送到他们楼层的,这次更是不放心,把人送到办公室里,又收走了他抽屉里的咖啡才算完。

“今天不能喝了,累了就休息一会儿,”尹志航弯下腰轻吻他额头,“乖,我走了。”

出了门,尹志航又拐弯进了专案组办公室,提醒他们今天高笑天不舒服。一是让他们没什么事少打扰他,二是为了让他们少挨骂,毕竟高笑天这个病猫也能挠人。

“对了,还有,”尹志航走到门口又转回来,“别给他咖啡啊,他不能喝。”说着他扬了扬手里“缴获”的几袋咖啡,这才转身离开。

 

“尹主任今天怎么这么凶?”

“是啊,还管起高局来了,平时尹主任不是挺怕他的吗?”

“嗐,这不是高局成病猫了嘛!”

“咳……”几个人七嘴八舌地正议论着,高笑天进了门,脸色不好看,看起来心情也不太美妙。

“高局。”猛子首先立正站好,规规矩矩地叫人。

高笑天没说什么,只瞥了他一眼,刚才就是这小子说自己是病猫。

他敲敲桌子,“开会。”

 

高笑天最爱在开会的时候训人,可今天纵然心情十分不爽也骂不出来了,话没说两句就咳得停不下来,只能捧着水杯一个劲儿地喝水。

“行了,先到这儿,咳咳……猛子那个方案等会儿给我一份,还有几个地方需要改。小萧做得不错,继续努力。”说完又撑着桌子咳得直不起身。

“高局您要不请假休息一天吧?”伍盛楠实在看不过去,劝道。

高笑天皱着眉摆摆手,拿着笔记本回了自己办公室。

 

伍盛楠坐回自己桌前翻箱倒柜了好一阵,找出一罐菊花来,想了想,又跑到茶水间翻出半盒方糖,这才敲响了高笑天的门。

“高局,”伍盛楠笑眯眯的,手背在身后,还有点不好意思。

高笑天看着她进了门,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伍盛楠伸出手来,露出手里的东西,献宝似的,“喏,我的存货。败火的,您喝点?”

高笑天想笑,一笑又开始咳嗽。

“怎么这么严重,等着我给您泡。”伍盛楠麻利儿拿过高笑天的水杯,倒了他不知道多少钱一斤的绿茶,换上败火的菊花。

“糖给您搁这儿,嫌苦就自己放,最多两块啊,太甜了齁嗓子,明天您就彻底不用说话了。”

伍盛楠给高笑天安顿好,又风风火火地一溜烟跑走了。

高笑天尝了尝菊花茶,是有点苦。他加了一块糖进去,很快融化掉,水又甜起来。高笑天满意地点点头。

 

高笑天被一群人盯着喝水、吃饭、吃药,奈何他自己不上心,工作还忙,到最后午饭也没怎么吃,药也给丢一边了。结果就是,还没下班,人已经烧起来,昏昏沉沉地趴在桌上,难受得直反胃,干脆连水也不喝了。

尹志航今天也忙,开了一天的会,快下班了还没散会,尹志航心里着急,趁着没人注意直接翘了,这才能赶在下班前过来接高笑天。

“哎呦,”尹志航一进门就见高笑天趴在桌上一动不动,心里打了个突,这得多难受啊。

“笑天?甜甜?醒醒,咱回家了。”尹志航蹲在他旁边轻轻拍他,这才看见高笑天的脸都烧红了,伸手一摸,滚烫。

高笑天轻声哼了哼,不愿意睁眼。其实他根本没睡着,尹志航进门他就听见了,只是实在没精神应对。

尹志航把人搂进怀里,像是揣了个小火炉。

他揉揉怀中人柔软的卷毛,哄道:“走吧,你得去医院了。”

高笑天在他怀里蹭了蹭,似是在摇头,“不去。”声音很低,又引起一阵咳嗽,却连咳嗽的力气都快没了。

尹志航又心疼又拿他没办法,这人爱生病但不爱去医院,他都快成半个医生了。他掂量着,家里还有退烧药,感冒消炎的药也还都有,等会儿路上再买几个退热贴,应该没问题。就是怕他不愿意吃东西,空腹吃了退烧药胃受不了。

尹志航叹口气,软声哄着,“好,不去,那咱回家,回家好好睡,乖。”

高笑天做了半天的心理建设,才借着尹志航的力气站起身来,整个人没有骨头似的挂在他身上,成了个人形挂件。

尹志航揽着他的腰往外走,内心十分想直接把人抱走,又怕这猫嫌丢人,等活过来了肯定得不依不饶,遂作罢。

 

第二天高笑天就没来上班,据说尹志航也翘了班。

国合局领导给尹志航打了一上午电话都打不通,直到下午才接到他姗姗来迟的请假电话,说是在医院守着媳妇儿呢,昨儿晚上媳妇儿胃疼,差点晕过去,直接送医院了,没来得及请假。

国合局领导憋了一肚子的火都灭了,照顾媳妇儿天经地义,更何况尹主任的媳妇儿可是公安部一枝花,谁舍得让花儿受委屈?


评论 ( 12 )
热度 ( 120 )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屁话在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