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李】【尹高】偷偷揣了个崽

上周和某糖的口嗨

我的文写出来,糖呢?


我流生子,揣崽就是最香滴!

康甜民兄弟设定

 ——————————————

“哎,这儿有家母婴店,给孩子买件衣服带上吧。”尹志航看见摆满儿童用品的橱窗就走不动路。

高笑天扫了一眼,琳琅满目的什么都有,不赞同地摆摆手,“不用,老江在呢,他们什么都不缺。”

“那也不能空着手去啊?”尹志航十分想进去转一圈儿。

“到门口买束花得了,哪儿那么多讲究呢,快走吧。”高笑天拉着尹志航就往前走。

到了也没买东西,因为公安医院门口根本就没有花店。


“哥!”

李维民是剖腹产,麻醉过去伤口疼得他龇牙咧嘴的,这会儿看见亲哥也顾不...

2021-05-19

【沙李】契机

我流沙李,无聊报社

陈岩石被劫持那段

沙李互生好感,但还没有在一起

陈岩石是沙瑞金养父设定

要问我为什么写得这么碎,那就得怪人义的剪辑。我一边看人义一边写,写得跟人义一样碎。


李达康接到赵东来电话的时候,陈岩石已经被王文革用刀抵着脖子拖进了小屋。李达康又惊又怒,且不说陈岩石是老干部、老革命,在大风厂事件中给了他极大的支持,单论陈岩石与沙瑞金的关系,已经足够让李达康出一层冷汗。

李达康扔下手里的工作直奔现场。

赵东来在电话里说他已经到了现场,这让李达康稍稍放心。惊怒之余,李达康顾不上追究谁的责任,给赵东来丢下一句狠话便挂了电话。

李达康说“他有任何的闪失,我拿你是...

2021-04-20

【沙李】是你是我

有感而发,不过写得有点迟。如有冒犯,请告诉我,谢谢大家~

————————————————————

李达康接到省委医疗室的电话,让他过去一趟。他拿着话筒略一沉吟,心里盘算着下午开会的发言稿还没准备好。

“李省长,您最好马上过来。”电话里年轻医生的口气相当不客气。

李达康叹了口气,答应下来。估计是体检结果出了什么问题,这些年自己把身体糟蹋成什么样,李达康心里有数。


李达康推开医疗室的门,埋首在资料堆里的医生抬头张望一下,站起身来迎他。

“坐,李省长。”

这位医生倒是很和善。李达康见惯了恨铁不成钢对他凶巴巴的医生,甫一和蔼下来,他倒有些不适应。

医生抽出一份体检报告...

2020-09-14

【沙李】儿童节礼物

贼短,图个乐。

【沙李】儿童节礼物

今年省委策划了新的六一活动,安排了省委书记和省长两位大领导进学校慰问,跟小朋友一起参加活动。

沙瑞金选择了市第一实验小学,而李达康去了当年李珞佳上过的幼儿园。


李达康白天在外面忙活一天,今晚便没有加班,难得在十点之前回到省委一号院。

“回来啦?”沙瑞金躺在沙发上,手里拿着本书。

“你又躺着看书!”李达康只看一眼就炸了毛。

沙瑞金笑眯眯地坐起来,“不看了不看了。我炖了排骨汤,给你热热喝一口?”

李达康点点头,转身上楼换衣服。


“今天这汤怎么样?不咸吧?”

李达康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这个好喝,炖了很久吧?”...

2020-06-01

【沙李】李达康的直播首秀

wuli康康不能再是啥也不懂的老年人了!wuli康康要永远行走在时代的前列!

【沙李】李达康的直播首秀


“沙书记,”李达康敲门进了沙瑞金的办公室,“我想跟您商量件事儿。”

“什么事?坐下说。”沙瑞金放下手中的笔,给李达康端了杯茶,同他一起坐到会客区。

“您听说过直播带货吗?”

“你好好说话。”沙瑞金皱了眉,“又没外人。”

沙瑞金和李达康前不久刚刚确定关系,沙瑞金最不满李达康平时还老跟以前一样跟他假客气。

李达康笑了笑,“你到底听说过没有?”

沙瑞金对“直播”的印象还停留在衣着简单、浓妆艳抹的主播女郎这个阶段,他不明白为什么李达康特意来跟他讲这个。

“听过,就是...

2020-05-16

【沙李】小段子 算是《赌》的番外?

贼短,芝麻粒儿大小的糖粒儿

——————————

沙瑞金去北京出差一个星期,刚好周六回来。在家独守空房的李达康推掉了周六所有的安排,去机场接沙瑞金回家。

两人事先并未说好,沙瑞金以为省委会派人来,下了飞机慢悠悠地往外走。直到看见李达康站在栏杆外朝自己挥手,沙瑞金才又惊又喜地大跨步奔着李达康而来。他连从通道绕出去都等不及,隔着栏杆就要跟李达康拥抱。李达康扭捏着,还是接受了他的热情。


两人并肩走在一起,李达康去拿沙瑞金的行李,被他躲开,手却被拉住,“怎么想起来接我了?想我啦?”

沙瑞金毫无悬念地收获了一枚来自李大省长的白眼,“出差这么长时间,我怕你忘了家门儿朝哪儿开。”...

2020-05-14

【沙李】想象中的朋友

想象中的朋友

 

1

李达康按亮床头的小闹钟,现在是凌晨两点。他侧耳听着屋外的动静,争吵已经停歇,他悄悄松了口气。

他掀开被子爬下床,光脚踩在冰凉泛潮的水泥地面上,脚底的温度让他打了个冷战。他迅速跑到自己的书桌前,翻出一本有些旧但明显被保存得很好的笔记本,又赶忙钻回暖烘烘的被窝里。

李达康将自己埋进被窝,打开手电,在笔记本上一笔一划地写着:


金子哥,

你好。

好久没有给你写信了,你过得还好吗?

我今天特别不开心。我们上星期进行了期中测试,今天成绩出来了,我终于考了年级第一,我特别特别高兴!我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我的爸爸妈妈,可是我一回家,他们又在吵架,...

2020-05-09

【沙李】赌 09(完结)

我从没想过我的连载也有完结的一天

谢谢大家捧场~

——————————————

09

南方向来雨水多,这天傍晚快下班的时候,小雨就蒙蒙地下起来。沙瑞金从司机处拿了伞,便让司机下班,自己打车到了市委。

“外边下起雨了,”沙瑞金熟门熟路地推门进来,还没落座,眉头就皱起来,“你看你这窗户又不关,冷风一吹再给你冻感冒了。”

沙瑞金说着便去关窗户。

“忘了。这不还没有很冷。”他有些不好意思,这些事情自己总是不记得做。

“你啊!”沙瑞金笑着回望他,仿佛回到了两人年轻时候的相处模式,“今天早点回?怪冷的。”

李达康翻了翻手中的材料,“行,剩下这些我带回家看。”


夜里,...

2020-05-06

【沙李】赌 08

08 清醒

有了一而再,便有再而三,沙瑞金几乎每天都要到市委探望李达康,约晚饭、约散步,甚至约他打篮球。

“沙瑞金你很闲吗?”李达康眼睁睁看着沙瑞金推门进了自己的办公室,熟门熟路地沏上茶坐到自己对面。

“没有啊,我今天加班了,要不然能更早一些。”沙瑞金给李达康的茶杯加满水,笑道,“饿了吗?”

“没有。”李达康没好气儿。

“那再等你一会儿,”沙瑞金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现在是六点,我们六点半去吃饭,散会儿步我们就去打篮球。”

“不去。”

“不去吃饭还是不去打篮球?”

“都不去!”李达康把钢笔拍在桌上,感觉火儿腾腾地往上窜。

“那可不行,不按时吃饭你会胃疼。”沙瑞金还记得前两天他来...

2020-05-05
1 / 3

© 屁话在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