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李】赌 07

07 交底

沙瑞金合上书,端端正正地坐好,“达康。”

李达康从文件堆里抬起眼,见他正襟危坐,有些诧异。

“达康,我还爱着你,我想重新追你一次。”沙瑞金说得恳切,但交叉的手指出卖了他的不安。

李达康有些怔愣地眨了眨眼睛,忽的笑起来,“沙书记,您别开玩笑了。”

沙瑞金已经料到他会是这样的反应,他不为所动,主动去拉李达康放在桌面上的手,但被李达康躲开。

“达康,我是认真的,我,爱你。”

李达康笑着点头,“我知道了,沙书记,谢谢您的抬爱。”

沙瑞金轻叹了口气,垂下眼睛看着自己交叠的双手,他预想得到李达康的反应,不代表他不会为李达康的反应所伤。

“当年的事,我对不起你,我不要求你接受我...

2020-05-04

【沙李】赌 06

06 一而再

因为惦记着李达康生病,沙瑞金一整天都魂不守舍。

眼看快到下班时间,沙瑞金让秘书和司机提前下班,自己等到办公楼里没什么人了,才一个人溜达出省委办公区。

昨天李达康身体不舒服,沙瑞金想,作为旧友,去探病也是应该的。


沙瑞金到达市委的时候早已过了下班时间,却没能在市委书记办公室找到李达康。

他敲开旁边秘书办公室的门,才知道李达康还在会议室开会。

“您先坐,我去会议室看看。”金秘书把沙瑞金让到李达康办公室,殷勤地给他沏上茶。这是他第一次跟这位新来的省委书记打交道,而且是省委书记亲自到市委找自家老板,金秘书有些不知所措。

沙瑞金接过茶杯,和善地对他笑了笑,“你...

2020-05-03

【沙李】赌 05

05 并肩

沙李二人并肩走在京州街头,长长短短的影子一会儿在前,一会儿在后。

深秋的京州夜晚开始凉爽起来,沙瑞金深吸了一口气,笑得畅快,“汉东的空气质量真好啊,比陕西好多了,我在陕西那几年真是太想念汉东了。”

“说起来我也好多年没回北京住过了,老爷子没了,我哥他们也都不在北京,回去没意思。”沙瑞金仰起头,想在天上寻找星星,但城市里的灯光遮蔽了不甚明亮的星辰。

“你经常回北京吗?还是李叔叔他们过来看你?”李达康半天没说话,沙瑞金抛出问题,回头看他。

李达康已经落后了沙瑞金两三步的距离,这让沙瑞金开始反省是不是自己走路太快了。

他停下来等李达康,却在李达康走近时借着路灯看见他白得不正常...

2020-05-02

【沙李】赌 04

这一章有私设,我给了李达康与原著不一样的背景。写这篇文就是想试试看改变出身的李达康会是什么模样。

——————————

04 宵夜

“对不起,达康,我不该提这些事。”沙瑞金跟上李达康的脚步。

李达康没有接话,拿了茶杯给沙瑞金沏茶,“绿茶行吗?”

沙瑞金注意到桌上明显没有动的饭盒和散落的药盒,不由得皱起了眉,“还没吃晚饭?”李达康从小就胃不好,三天两头闹病,现在一把岁数了还敢这么作?

李达康抿抿嘴,见瞒不过,只好承认,“工作忙,还没顾上。”

沙瑞金暗暗叹了口气,站起身来,“那走吧,跟我出去吃点儿,算是我向你赔罪。正好我也还没吃。”

李达康无法拒绝。


沙瑞金说他也...

2020-05-01

【沙李】赌 03

我对不住欧阳……

——————————

03 夜访

夜里十点,整个市委办公楼,除了门卫,就只有李达康的办公室还亮着灯。

沙瑞金站在楼下望着那扇冷白的窗,出了会儿神。来汉东之前,沙瑞金已经对汉东的大小官员做了详尽的调查,其中重点就是李达康。他知道他跟李达康分手之后,李达康娶了那个漂亮的学妹欧阳菁,他们育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男孩儿叫李佑瞻,女孩儿叫欧阳嘉。但欧阳菁在生女儿的时候不幸难产去世,李达康独自抚养两个孩子长大,一直单身到现在。

沙瑞金知道他不应该打扰李达康,就像过去的二十七年一样。可是沙瑞金忍不住,他与李达康分别了多久,就在心里思念了多久,二十七载的岁月里都是他想见不能见的遗憾...

2020-04-30

【沙李】赌 02

02 再见

第一次见到已经是“沙书记”的沙瑞金,就是在大风厂一一六事件之后,这令李达康十分怄火。这么多年过去,李达康仍然没能摆脱在沙瑞金面前的狼狈模样。

李达康在常委会上向沙瑞金认错,态度十分诚恳却又疏离。

沙瑞金盯着李达康错落的发尾,一时间觉得眼前这个人还是二十七年前的模样。只是独属于他沙瑞金的笑脸已经不复存在,沙瑞金心里感到失落。

他没让李达康说下去,久别重逢,他不想让李达康难堪。


会后,沙瑞金单独留下了李达康,省委常委们不明所以,给了李达康一个疑惑的眼神,便鱼贯而出。

李达康僵硬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手指紧紧捏着他的钢笔。他有些窝火,他曾经以为过了二十七年,当他...

2020-04-29

【沙李】赌 01

私设如山

我也在赌,赌我的坑品

请——

01 旧梦

李达康难得失眠,脑海中起起落落的是白天在人事任命上看到的名字——沙瑞金。他已经有很多年没有想起这个名字,他以为他们此生再不会有交集。

夜里,李达康做了那个久违的梦。


“对不起。”沙瑞金摆弄着手中的筷子,低声向李达康道歉。

李达康垂眼看着酒杯里剔透的酒水,轻笑着摇摇头。他早有预料。当年沙瑞金无法违逆他的养父乔泮将军的指令,违背了与李达康考入同一所大学的约定,应征入伍,现在就更无法不顾病危的养父希望他结婚的愿望。

沙瑞金看着对面仿佛不甚在意的李达康,嗫嚅着想要说些什么,被李达康抬手止住。他笑着端起酒杯,向沙瑞金示意...

2020-04-28

【沙李】【欧阳菁视角】出轨

李达康出轨预警,没敢打康菁tag盒盒盒,怕被打。

根据时事写的段子,认真就输了。

不要骂康康,要骂骂我。溜了!


出轨


欧阳菁在听李达康讲到汉东空降来一个新省委书记的时候,根本不会想到这个人会给她的生活带来多大的波澜。当然,李达康也没有想到。

但当欧阳菁第九次从李达康嘴里听到“沙瑞金”这个名字的时候,她的敏感雷达终于想起来开始工作。

欧阳菁低头喝了口水,状似无意地问李达康:“这个沙书记怎么样?会不会针对你?”

李达康笑了笑,竟然有些不符合年龄的腼腆,“沙书记工作能力那是没得挑,我看人家人品也很好。前几天跟他去林城考察,看得出来他挺赏识我的。”

欧阳菁心下明了,...

2020-04-20

【沙李】手机壳(沙雕段子)

沙瑞金用李达康的照片定制了手机壳,喜滋滋地拿给李达康看。

李达康皱眉:“你把我弄手机壳上干嘛?”

沙瑞金做深情状:“这样我就可以把你捧在手心里了。”

李达康一把打开:“我他妈天天在你大胯上摩擦!快给我换了它!”


*做小吴老师手机壳有感🙈

2020-04-16

【沙李】【沙李衍生】【生民】未变

沙瑞金×李达康,项平生×李维民

梦见破冰人义联动,搞成脑洞写出来,随便看看好了。


未变


大家都觉得李维民变了。

他在医院刚醒过来的那几天,他沉默着一句话都不肯说,只拿眼睛冷冷地打量众人,像是在看陌生人。问了医生,医生只说他脑部CT未见异常,说不清到底为什么他会变成这样。

李维民身边没有亲近的人,赵学超便自告奋勇,请了长假守在他身边,每天絮絮叨叨地跟他说话。渐渐地,李维民开始能搭上话,偶尔还会露出个笑模样,尽管跟以前那个甩着大尾巴得意洋洋的老狐狸大相径庭,但终归是慢慢活过来了。

李维民病愈出院之后,坚持回到工作岗位,劝都劝不住。他仍然兢兢业...

2020-04-15
2 / 3

© 屁话在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