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高】夜雨记事

激情摸鱼。

摸鱼真快乐。

————————————

绵绵地下了一天的雨,高笑天也几乎阴沉了一整天。尹志航回头瞧瞧皱着眉头闷闷不乐地歪在沙发上的人,低头笑了笑。

尹志航泡了杯红茶给高笑天端过来,“歇会儿吧,看了一晚上了。”

高笑天接过杯子捧在手里,努力汲取着来自热水和暖男的温度。

“怎么样,有什么突破口没有?”

高笑天的眉头又皱起来,闭上眼睛摇摇头,靠在沙发上,一脸疲惫。

“那就别熬了,早点睡,明天清醒清醒再说。”

尹志航起身拍拍他肩膀,高笑天一动不动,一副要跟这个案子死磕的架势。

“你先睡吧,左右我是睡不着。”还不如干点儿活。后半句高笑天懒得往下说。

是了,尹志航心想,八成是旧伤又疼了,要不然这只猫怎么会睡不着。

尹志航心疼地摸摸猫头,这猫来了这儿吃不好睡不好的,都瘦了一圈儿。

他弯下腰,一手搂住高笑天的肩膀,一手穿过他的腿弯,直接把他抱了起来,吓得高笑天下意识地搂着他的脖子。

“哎你,快快,放我下来,”高笑天也不敢用力挣扎,一边小心翼翼地抓着尹志航的衣服,一边连声叫着。

“走吧,房间里暖和。”尹志航不为所动,抱着他上楼。

“一把年纪,也不怕扭了腰。”

尹志航挑眉看向他,“上次打个羽毛球就把腰扭了的可不是我。”

高笑天翻个白眼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尹志航直接把人放上床,盖好被子,打开空调,一连串动作行云流水。

“瞧瞧,多贤惠啊。”高笑天舒舒服服地倚在床头,看着尹志航走来走去地忙活,嘴上不肯饶人。

尹志航回头瞪他一眼,懒得理他,从卫生间端了一盆热水出来。

高笑天熟门熟路地撩开被子,露出自己一条右腿,外侧一条伤疤仍然清晰可见。

 

高笑天当年在一线的时候敢打敢冲是出了名的,他胆子大、脑子灵、身手好、不按常理出牌,一次次身陷绝境却都能囫囵个儿地回来。唯独一次失了手。那次他带队追捕几个带枪的逃犯到城郊烂尾楼,逃犯四散开各自隐蔽起来。按理说他们人手不够,这种情况下再追下去危险性太高,但高笑天跟了这个案子已经有半年多,好不容易咬住嫌疑人,一时便有些心急。高笑天点了点自己的人手,咬咬牙,“搜!”一队刑警分散开,一人负责一栋楼。

高笑天独自钻进外围的一栋小楼,一层一层地搜过去,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搜到楼顶,正要回身下楼时,他下意识地从窗户里往外看了一眼,正看见团伙头目从他这栋楼门口逃窜出去,看起来目标是不远处的小村庄。高笑天来不及反省自己刚才的搜寻有什么遗漏,草草估量了一下窗口离地面的距离,深吸一口气就跳了下去。

落地前他才看清地面上撒了一地的碎玻璃,像是逃犯给他设的障碍似的。高笑天为了不让双手受伤影响他用枪,硬生生地在快落地时调整了姿势,右膝重重地磕在地上,当时就疼得他眼前直发黑。高笑天屏气忍了忍,顾不上考虑伤到了什么部位,试了试还能用力,就站起身朝逃犯追过去。

幸好他当时留了个心眼儿,在下令分散搜索前向家里请求了支援,没等逃犯跑进村子,就被前来支援的特警拦截,其后奋力追赶的高笑天也松了口气。这口气一松下来,他才感觉右膝疼得像不是自己的,整条腿都发软,就快要站不住。副队长带着队员们将将赶到,就看见高笑天扶着树,脸上白得就快没人样儿了。

到医院一检查,髌骨骨折,又因为他受伤后剧烈运动,加剧了韧带撕裂,需要立即手术。高笑天被医生好一顿埋怨,“都骨折了还死撑着运动,不疼啊?”高笑天疼得不想说话,充耳不闻。他的副队长年轻气盛,被数落地得脾气上来,掏出警官证拍在桌子上,“我们是警察!”医生明显愣了一下,又看了看高笑天的伤,欲言又止。医生最终也没说什么,轻轻叹了口气离开了。

医生没说出口的话,高笑天心里清楚。这次摔伤很严重,即使三五个月之后修养好了,可能也会影响行动。如果情况更糟糕一点,可能从此以后他都无法再出外勤。

高笑天的想法应验了,因为这次负伤,他被调离了一线,调进了公安部刑侦局。有人说他是因祸得福,他不置可否。

 

膝盖上传来的一阵刺痛打断了高笑天不愉快的回忆,“疼!”高笑天伸手要掀开敷在自己膝盖上的热毛巾。

“别动,忍一忍。”尹志航按住他的手,直视他夹杂着疼痛和愤恨的目光。

高笑天挣不脱,膝盖上的疼痛在慢慢舒缓,他又安静下来,闭着眼睛靠在床头享受尹志航的服务。

“水给你放这儿了,凉了记得自己换。”尹志航把水盆端到床头柜上,方便高笑天自己换毛巾。

“你干嘛去?”高笑天睁开眼睛瞧他。

“我给你弄点吃的去,看你晚上没怎么吃。”

“别忙了,吃不下。”高笑天受着案子和旧伤的双重折磨,根本没胃口吃东西。

“一会儿就好,老实等着,”尹志航指指他的腿,“凉了就换,别睡着了。”

 

尹志航做好宵夜回来的时候,果不其然看见高笑天已经睡着了,一条大长腿就这么露在外面,膝盖上还搭着几乎凉透了的毛巾。

尹志航连忙把凉毛巾撤下来,换了温热的重新敷好。再这么冰下去,刚才的热敷全白费。

高笑天本来就睡得不深,尹志航一阵动作吵醒了他。

“哎呀,是不是该换毛巾了?”

尹志航看着他明明已经迷糊了却还假装清醒的样子,到嘴边儿的埋怨也说不出口了。

“换好了,”尹志航给他盖了盖腿,“起来吃口面?”

高笑天早就闻见香了,这会儿人舒服了,馋虫儿也活泛起来,仿佛刚才说不想吃的人不是他。

尹志航把面端给他,自己也捧起一碗来坐到床边吃。

“哎,怎么还有酱牛肉?哪儿买的?”高笑天搅了搅碗里的面,发现了藏在面下面的肉块。

“你再尝尝?”尹志航眯起眼睛看他。

“你做的!你什么时候做的,我怎么没看见?做了肉怎么不跟我说?”高笑天边吃边絮叨,咕咕哝哝的。

“在这儿哪儿有工夫做啊,我从家里带来的。”尹志航把自己碗里的肉块挑给他,“这不防备你这馋猫不好好吃饭么。”

高笑天也不客气,夹起肉就塞进自己嘴里,毕竟尹主任碗里的更香。

 

吃饱喝足了,膝盖也不太疼了,猫这会儿是真困了。他掀开毛巾丢进水里,缩了缩把自己裹进被子里,裹成一只大蚕茧。

尹主任收拾完也跟着爬上床,把蚕茧搂进自己怀里,也才小小一只。

尹志航理理他蹭得乱七八糟的头发,伸手关灯。

“晚安。”


评论 ( 16 )
热度 ( 70 )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屁话在线 | Powered by LOFTER